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309章 锋烁的剑冢

星恋|咪乐|直播苹果 一是节后下游锂电开工率持续升高,自四季度去库之后目前补库意愿强烈。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heidaoxuesheng.com,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被暴风雪席卷的雪地森林,似乎因为现场的气氛而变得更加的严寒冷肃。

陆非善的来临可谓是让神皇凯他们有些措手不及,但是让风?却感觉到了一点毛骨悚然,对方既有伏兵埋伏又有武士支援,能够看到出来准备工作做得相当的充分,每一步都是料敌于先,他们是怎样做到的?难道是天门的情报机构已经渗透进入了布丹王国里面来了吗,想想并不是,夜宴此时此刻正在和白色政府瓜分罗网,没有那么多的人手来支援。

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公孙家族有着一个非常强悍的情报机构。

但是现在也无济于事了,看着被公孙家族重重包围的战场,风?将雕翎剑紧握,对着他们说道“冲出重围。”,说完一马当先的朝着前方的公孙臣杀戮过去。

风?的称号叫做总剑司令,手中的雕翎剑更是能够有望进入新一批的名剑名刀榜单,公孙臣自然是不敢轻敌大意,意念一动,两把堕天刃从衣袖中悄无声息的滑落到手心里面,与风?一边激战一边说道“血榜想要将公孙家族玩弄于股掌之间,我会让你们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何等的可笑。”

“如果你这次让我们杀出重围的话,你就不要让我喘息过来。”,雕翎剑与堕天刃结结实实的撞击在一起,火花飞溅中,一声雕鸣响彻整片战场,那是剑锋传出来的冷肃之音,十分的尖锐毒辣;公孙臣则是进攻的如同一只矫健的螳螂,反握堕天刃,对着前方突刺、切割、身轻如燕,一套刀法也是行云流水般的顺畅,有些超乎风?的意料,眼神中的认真之色加深几分后,风?一剑挡住双刀恐怖的攻势,随后剑刃上扬,想要挑飞公孙臣。

两把堕天刃在空间波纹的荡漾下出现在公孙臣的脚下,他踩踏在堕天刃上面飞速的后腿,躲避雕翎剑的上挑,随后意念再次一动,所有的堕天刃全部都消失,转瞬间身后空间波纹荡漾,七把堕天刃一字排开的出现在他的身后。

“堕天七杀刃?o双乱武杀戮。”

双手朝着前方一推,七把堕天刃“刹刹刹”带着破空之声朝着前方的斩杀过去。

风?一步后退,雕翎剑在手掌之间旋转后一剑刺入雪地之中。

浩荡的剑气从地面中腾腾升起。

“雕翎剑?o双天雕之翼。”

只看到在风?的身后一只巨雕的幻影霸气的展开翅膀,那些从地面中升腾起来的剑气,幻化而成的巨大双翅将风?包裹在里面,如同一层护盾般防御在他的身体上面,“砰砰砰…”堕天刃飞舞冲击在上面,均是发出了一股股沉闷的撞击响声,风?抬起头,如同巨雕抬头狩猎般,眼神中尽显残暴和肃杀,将雕翎剑从地上拔出来,一剑朝着前方横扫。

原本包裹的天雕之翼从守护形态变成进攻形态,剑气翅膀完全张开,将堕天刃全部都击飞。

“啾…”紧接着只听到风?的剑刃上面响起了一声雕鸣,在堕天刃散开的瞬间,风?从前方迅速的移动过来,举起手中的雕翎剑的时候,只看到雕翎剑的剑柄两侧展开翅膀,飞向天空,而风?则是伸出手去攻击公孙臣,两人都没有武器,双手“咚咚咚…”不断的撞击在一起,下半身双腿“啪啪啪…”的互相踢踏,风?能够感觉到公孙臣的基本功很扎实,而公孙臣则是感觉到风?的进攻愈发的变得十分的犀利。

“天雕翱翔功?o双雕爪手。”

只看到风?的双手顷刻间变成了雕爪,从前方凶猛的进攻过来。

公孙臣双手舞动出去,将他的两只手从两侧死死的夹住,但是风?力道太猛,双手将公孙臣的手震开,雕爪手在公孙臣的胸前上面“嚓”的一下留下了十道血粼粼的痕迹,在小四哥疼的咬牙切齿中,风?的雕爪手抓住公孙臣的肩膀,“孩子,按照你的级别你想要挑战血榜的前十号,还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嚓…”下一刻只看到风?的雕爪手顺着公孙臣肩膀撕裂下来。

在撕裂衣服的时候同样也给予公孙臣双臂上面十道深深的血痕。

公孙臣疼的身体发麻中一咬牙,右手中多出来一把堕天刃朝着风?的眼睛狠狠的刺过去。

风?一爪爆发出一股“嘭”的气息将公孙臣震开,随后雕翎剑从天而降到达他的手中,他一脚踏地握剑朝着公孙臣刺杀过去,“砰砰砰…”一颗颗的子弹顿时从旁边射击了过来,风?连忙用雕翎剑将飞舞过来的子弹全部都打碎的时候,沉戟抱着受伤的公孙臣,看着他胸腔与手臂上面被雕爪手撕裂的血肉,看向了前方的风?。

风?将指甲上面的碎肉和皮肤嫌弃的扔在地上,淡淡的笑道“两者战斗,你居然开枪。”

“我可不是什么战斗员。”,沉戟用手枪掩护着公孙臣,转过头问道他怎么样。

小四哥无奈的笑着“打不过他,他都没用什么本事就能够收拾我。”

“对方可是血榜前十号,当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沉戟当然能够理解,然而这个时候,一直在后方没有出声的冥蛇突然睁开眼睛,指着车辆的后备箱说道“哪里装着什么东西?”,说完不等回答,居然就朝着车辆这边移动过来。

不好,沉戟心里面暗叫一声糟糕,冢虎还在后备箱里面,千足毒药只能够管一段时间,到时候冥蛇救了冢虎的话岂不是放虎归山?他立刻对着冥蛇不断的扣动扳机,但是没想到冥蛇根本就不畏惧子弹,左手的五根手指变成了一条条的青蛇,“丝丝丝……”的吐着蛇信子将那些飞舞拉长过来,将子弹全部都吞噬掉,然后身体收缩着变成手指。

“这种玩意儿对我没用。”,冥蛇将手中的几颗子弹扔在地上。

冥蛇跟风?对视了一眼,就在风?想要对付公孙臣和沉戟的时候,那边的陆非善一脚将雷禅踢飞,然后全身旋转着,朝着风?这边迅猛的游动过来,陆非善的身体周围卷动着一股股的白色风暴,而后幻化而成一根根的风之箭矢朝着风?溅洒过去,“当当当…”握着雕翎剑的风?知道陆非善跟公孙臣可是天壤之别,雕翎剑的剑柄上面再次绽放出来光之羽翼,他一边将飞舞过来的箭矢斩断,一边大声大喊道“雷禅,你怎么样?”

被陆非善踢的倒地的雷禅咳嗽出两股鲜血,站起身骂道“操,疯子你小心点。”

然后又是变戏法般的改变“支配面具”的形态,从猪脸变成了虎脸。

“老虎不发威,你他娘得当老子是病猫呀?”,纵身一跃的雷禅变成了一只巨虎朝着陆非善进攻过去,虎牙撕咬、虎尾横扫一时间气势汹汹,而风?抵御住风之箭矢后也是一剑横扫,“嗖…”的一声,斩杀出来的剑气扫荡而起,带起地上大股大股的积雪,陆非善感知系域气开启,躲避虎爪撕碎的同时也闪烁过剑气。

但是如此一来,他要面临血榜两位强敌。

而风?与雷禅本身就是血榜+暗榜的十号,两人是搭档关系。

联合进攻陆非善的时候,那边的冥蛇也是露出了邪魅的笑容,她是一个年纪模糊的女人,浑身穿着红色紧身衣,带着一顶红白条纹相间的帽子,凌乱的鲜红色头发覆盖了半张脸,她吐出分叉的舌头笑道“你就算不告诉我后备箱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能够猜测出来,战斗了这么久,老九连一丁点的动静都没有,要么就是冢虎惨遭你们毒手,要么就是被你们活捉,也不奇怪,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嘛。”

“你究竟是谁?”,公孙臣站起身问道。

“我叫冥蛇,是暗榜的半人马星。”,她看着公孙臣说道“是冢虎的搭档,暗榜的九号。”

公孙臣跟沉戟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暗暗叫苦,血榜和暗榜的实力应该都是差不多的,但是他们连十号的风?都打不过,更不要说暗榜九号的冥蛇了,但是更加难受的事情还在后面,冥蛇用蛇舌舔着嘴唇说道“你们可能还不知道,血榜里面是有名次转变的制度的,强者能够战胜前面的号码晋升,但是暗榜是没有这个制度的,也就是说,暗榜的势力是层次不齐的,而且有的还不是战斗员,我们的号码纯属是让我们能够更好的配合血榜,或者制衡血榜,但是很不巧…两位小朋友,姐姐我刚好是战斗员呐。”

“苏醒过来吧,SSS蛟刺蟒。”

伴随着冥蛇的一声召唤,她脚下的那片雪地开始狂烈的颤抖起来,紧接着只看到积雪扩散、地面碎裂,一条浑身充满了尖刺、长满了蛟龙鳞片的巨蟒从地面中升腾起来,冥蛇站在蛟刺蟒的脑袋上一下子被顶到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公孙臣和沉戟,这条蛟刺蟒的眼睛鲜红的宛若红灯笼,身长五十八米,气势上就给人一种压迫感。

冥蛇疼爱的抚摸着它的脑袋说道“这是我的宠物,而你们…则是它的食物。”

“蛟刺蟒毒液喷溅。”

冥蛇指挥的声音落后巨蟒的口中密密麻麻的紫色毒液就如同花洒出水般的朝着两人凶猛的溅洒过来,公孙臣受伤、沉戟对于战斗更是一窍不通,两人只能够落荒而逃,那冥蛇“哈哈哈…”大笑着骑乘着蛟刺蟒追赶着两个人嘲笑道“你们跑得再快,能够有这条大蛇跑的快吗?”

蛟刺蟒蛇尾一扫,旁边一棵棵的雪松全部都拔地而起被它缠绕进入蛇尾之中,朝着前方甩去,密集的雪松从天而降,分散的树枝眼看着就要压迫到沉戟身上的时候,公孙臣折返回来,将沉戟推出去,自己则是被雪松砸到,“小四哥。”,沉戟抓住他的手用力的朝着外面拖动,疼的公孙臣眼泪都出来了“别拉我的手,雕爪划伤了,抱我的腰。”

“嗯嗯。”,沉戟正答应的时候,只感觉到一股浑浊的腥臭之气迎面袭来。

他抬起头看向前方的时候,蛟刺蟒上半身弯曲下来,瞪着眼睛看着他,仅仅相隔一米,随后蛟刺蟒吐出蛇信子在沉戟的脸上舔了舔,下一刻蛇首回缩回去,猛然的张开嘴发出一声怒吼,“呼呼呼呼…”滚滚的腥风熏得沉戟直接干呕了起来,接着蛟刺蟒张开血盆大口想要一口将沉戟吞噬进去,但是就在沉戟即将羊入虎口的瞬间,公孙祈从后方风一般的奔腾过来,鬼手抓住沉戟直接将他甩飞出去,下一刻鬼手一扫,将蛟刺蟒口中最锋利的两颗毒牙扫断,然后将毒牙狠狠的插进了蛟刺蟒的口中。

“丝丝丝…丝丝丝…”蛟刺蟒疼的蛇躯胡乱扭动,上面的冥蛇站立不稳直接被甩飞了下来。

接着小七将雪松单手举起来扔掉,一把将公孙臣拉起来说道“你们快走。”

“这样不讲道义。”,公孙臣对着四边的战士们说道“掩护沉戟离开。”,然后看着公孙祈说道“我留下来帮助你们。”

“你留什么留啊?”,公孙祈看着公孙臣受伤的身体又嫌弃又心疼“快去治疗。”

公孙臣没说话,只是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

“我真的是无语。”,公孙祈无奈点头,那边的沉戟上了车之后启动着车就要离开,而冥蛇看到后立刻一声凶恶的怒吼“想要带着冢虎从我的眼皮子底下离开?痴心妄想,蛟刺蟒。”,虽然蛟刺蟒很疼,但是主人下达命令,它还是一身怒吼,脑袋冲撞开地面进入大地之中,然后只看到一条地裂缝一路笔直的朝着车辆移动过去,周围的战士们不断的枪击但是无效,根本打不中它的身躯,沉戟从后视镜看到地裂缝越来越近,一脚油门狠狠踩下去的时候,蛟刺蟒从地面中直接冲锋了出来。

公孙臣就是这个时候突然从后面杀出来,带着堕天七杀刃。

“啪啪啪啪…”,七把堕天刃全部都刺入蛟刺蟒的身体,疼的它再次疯狂嚎叫起来。

在公孙臣拖延住蛟刺蟒的时间,沉戟已经行驶着车辆走远,而公孙臣纵身一跃踩踏在蛟刺蟒的脑袋上面,意念一动,刺入蛇躯的两把堕天刃变成粉末消散,下一刻到达公孙臣的手中,他对着蛟刺蟒的眼睛,狠狠的刺下去,两团鲜血顿时飙射出来溅洒在他身上,而蛟刺蟒因为这一下的攻击,可谓是受到了致命的伤害,变得暴怒且疯狂。

公孙臣从它的身躯上面跳跃下来,对着四面八方命令道“给我用子弹狠狠的轰炸,直到将这条蛟刺蟒打死为止。”,周围公孙家族的战士们疯狂的扣动着扳机,瞎了眼的蛟刺蟒不断的摇摆着身躯,身体上面更是噼里啪啦的开始疯狂的炸裂出一股股的火花,鳞片更是四散乱溅。

冥蛇看着自己的爱宠饱受弹雨,虽然心疼,但是眼前的公孙祈身上似乎蕴藏着滚滚杀气,让她不敢轻举妄动;小七的目光则是看着后面的神皇凯,显然神皇凯也注意到了她的存在,这个充满欺诈的家伙,竟然有些躲避公孙祈的目光。

“你躲什么躲?有本事做,没本事承认吗?”公孙祈大声的问道。

神皇凯看向一旁。

“如果你真的是这种背信弃义的家伙,那就算是我看错了你。”公孙祈的眼神中布满了失望,神皇凯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到最后只是遗憾的闭上眼睛,所有的解释全部都默默的藏在心中。

小四哥看到冥蛇双手墨绿色的光芒闪耀过后,手中多了两把毒刺,一脚踏地凶恶的朝着公孙祈冲锋过来,速度特别快,还好小七反映极快,但是饶是如此,还是被毒刺砍掉了一些头发,那冥蛇转过身,愤怒的说道“你们今天杀了我的爱宠,我让你们偿命。”,说完将两把毒刺用力的投掷过来。

这毒刺刀刃弯曲,飞舞在空中竟然变成了两条墨绿色的巨蛇,一左一右的朝着公孙祈缠绕过来,但是冥蛇也是没有见识过天下无敌鬼手的威力,只看到小七眼神一转启动鬼手的力量,在鬼手疯狂的跳动中,她右手一舞四面八方的空间全部都“砰砰砰砰…”的爆炸开来,两把毒刺更是在冲刺的过程中被震裂成粉碎,随着小七冲锋出去,那冥蛇站在原地看着她,等到公孙祈接近的瞬间,冥蛇猛然的摘掉了帽子。

“蛇发女妖之朝怒。”

她的每一根头发全部都变成了一条条的小绿蛇,张开嘴朝着前方怒吼的时候,身边所有的蛇头全部都在争相恐后的爆发出一声声的尖啸,眼睛里面更是充满了摄人心魄的光芒,直接攻击公孙祈的精神层面。

好在是鬼手护主,其中一根鬼爪飞舞出来插进公孙祈的后脖颈里面解除精神层面的威胁,另外四根鬼爪则是“锵锵锵”的离开了手臂,在风中变成长达半米的鬼刺,如同剑刃般的朝着冥蛇飞舞过去。

那冥蛇一边后退,一边用蛇发将鬼刺缠绕住。

整个人的下半身也变成了一条黑蟒之躯。

“这…”公孙臣看着身体起了异变的冥蛇惊骇的瞪大眼睛“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XXX

【天门帝国人物便签之公孙祈:公孙家族新一辈中唯一的女孩儿,小七姑娘,继承着公孙婉儿的鬼手,在天门进攻乌鸦镇的时候登场,平时喜欢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个性不服输有些轻狂,在乌鸦镇的时候与神皇凯建立了非常深厚的革命友谊,后续又被托付在蛮荒之战的时候将坤沙平安的送回到蛮荒王国,而后在蛮荒之战中帮助着天门这边,一度将血蹄打的怀疑人生,理想是成为天门之中唯一的一名女武士,知道家族这边有危险后,向同为盟友的夏天申请武士支援,武器是:鬼手,极度忠诚护主,一生只有一个主人,基本上能够攻破和防御目前已知的大部分的进攻,鬼手的克星是至阳的黑狗血,比较难搞到,而且公孙祈能够躲避黑狗血的进攻,除了像颜千姿那种可以让物体瞬间移动的方式外,想要让鬼手无效很难,公孙祈是比较特殊的战斗者,不属于域气也不属于臻化境,是只用武器来进攻的人,本身实力应该域级五六介左右。】

XXX

旁边的战场中,即便是面对两名血榜成员的进攻,陆非善依然是不落于下风。

雷禅的支配面具非常的强悍,能够使用十二生肖的力量进行攻击,但是每次切换一个形态都需要一定的缓冲时间,所以给予陆非善相当强悍战斗压力的人是风?,他的雕翎剑异常坚硬,而且剑法独步天下举世无双。

战场中,只看到雷禅变成猴脸,跟随在风?的身边随着他的剑刃的进攻不停的扣动手枪进攻陆非善,陆非善边打边退,身体只要一个旋转,那便是“刷刷刷”一大片的箭雨朝着风?飙射过去,风?双手握剑,舞动之间将箭矢全部都斩碎,随后一剑横扫,一大片积雪扫荡而起的瞬间,一层层的剑锋朝着陆非善斩杀过去。

“天生感知闪烁。”

剑锋的轨道、横扫的方向、力量全部都被陆非善察觉,他的身体不断的仿佛瞬间移动般的跳跃,剑锋所到之处树木断裂、空气撕碎、在地上“砰砰砰”的轰炸地面撕裂出一道道的剑痕。

十几个回合的交锋之后风?也感觉到了陆非善非常难以捕捉,跟雷禅对视了一眼让他开启强势形态,然后自己闭上眼睛将雕翎剑举起来,剑柄上面的光之羽翼闪耀着光辉展开,风?唤醒了雕翎剑里面的兵魂,随后用牙齿咬破双指,放在剑刃上面由下到上一抹,沾染着鲜血着雕翎剑上面爆发出一串串绽放散乱的光辉,耀眼的笼罩了整片战场。

而雷禅则是变成了牛脸,本体也变成了一只浑身黑色鳞甲的巨牛,“飒飒……”蹄膀在地上扫动了两下缓冲一段时间后,一声震天响后便朝着陆非善迅速的冲锋过去,只看到牛角上面“砰砰砰”的朝着前方不断的爆发出一个个的空气弹,陆非善的身体则是如同纸片般的轻薄,在空气炮弹中左闪右闪,身体的周围带着一连串无法捕捉的残影。

巨牛的冲锋越来越迅速的时候,陆非善拉开了屠神焚城弓。

弓弦上面的火焰在肆虐的跳动,陆非善猛然的握紧了一下焚城弓,整把巨弓都疯狂的燃烧起来后,只听到一声鸣叫,一根两侧充满了火焰羽翼的飞箭“嗖嗖”笔直冲锋朝着巨牛的方向移动过去。

“屠神焚城弓超杀火翼飞箭。”

巨牛野蛮且霸道根本丝毫不具备,仗着自己一身皮糙肉厚硬撞。

火翼飞箭两侧的火焰羽翼扇动的越来越快,箭矢的温度越来越高,只听一声牛叫后,牛角与飞箭“轰!!!!”的一声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结果当然是陆非善拔得头筹,火翼飞箭的所有爆炸力量染指了巨牛的全身,箭头直接刺入了牛脑袋里面,烫的雷禅整个人直接倒地,牛蹄乱舞的朝着天空中疯狂的嘶吼着。

神皇凯在后面看的十分惊讶,他以前看到过陆非善用箭矢,但是没想到陆非善居然这么厉害。

风?在后面眼神中露出一丝愤怒“没用的废物,让你帮忙不是让你帮倒忙。”

那雕翎剑自从兵魂苏醒后,剑刃上面便散发出一串串的光辉,如同舞台灯光般在战场的四面八方旋转,一抹抹锋冷的剑光也不断的从陆非善的脸上闪过,看到风?那个架势,陆非善就知道他要动真格的了,当下是率先是将屠神弓对准了风?,手指拉开弓弦的瞬间,五根重火飞箭齐刷刷的出现。

弹射、冲刺、五根重火飞箭爆发出格外霸道的力量,齐齐的朝着风?飙射过去。

“天使圣剑天堂斩。”

风?单手握剑,主动冲刺过来,剑刃舞动一个切割的瞬间,风?的身后竟然出现了宛若天使翅膀的光芒,五根重火飞箭全部都齐刷刷的断裂,震撼的陆非善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随后风?抬起头朝着这边看过来的时候,瞳孔如同金雕般的全部都金色,找准陆非善的方向,身后天使翅膀般的光芒再次闪耀的时候,风?“刷”的一声舞动过来。

陆非善被一斩为二,但是下一秒后这个身躯变成了一串串的残影。

风?抬起头,天空中的陆非善闭上眼睛,屠神焚城弓与身体融合。

“苍弦七弓特殊形态手中巨弓。”

屠神焚城弓在陆非善手腕的两侧绽放出来,紧接着陆非善不断的抖动出去手指

“屠神弓超杀重火箭矢爆射。”

“嗖嗖嗖嗖嗖…”话音刚落破空之声响起,大片大片密密麻麻的箭雨从天而降,“当当当”风?握着剑后退着抵挡了部分后,手中闪光的雕翎剑在虚空中画出了一个巨大的金色圆圈,那些飞舞下来的火焰箭雨全部都纷纷的进入了圆圈之中,好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里面,陆非善连忙停止了进攻,暗叹这是什么招式?

“天堂圣剑奥义神圣剑门。”

随后伴随着风?将雕翎剑从后方缓缓的推动进入剑门之中,金色圆圈的边缘绽放出一圈圈的小小剑刃,整个圆圈都缓缓的转动起来,只看到风?身后的天使翅膀再次一阵闪耀,“刷刷刷…”下一刻无穷无尽的雕翎剑从剑门里面不断的飞舞出来,陆非善一看到后立刻瞪大眼睛,急忙赶紧闪避。

“刷刷刷…”密密麻麻的剑刃冲天而起,漫天乱舞。

陆非善将感知系域气发挥到极限,既躲避着剑刃的进攻又在感叹,这些剑刃是实打实的,不是那些剑刃幻影,风?也有点着急,陆非善的感知系域气简直是太强了,根本都摸不到,这样打下去吃亏的只能够是自己,果断的风?将雕翎剑再次从剑门里面抽取出来,剑刃反着花圆,将剑门取消后,双剑握着剑刃一轮圆舞。

“啪啪啪啪…啪啪啪…”刚刚从剑门飞舞出去的估计有500+以上的雕翎剑,虽然都被闪避,但是失去了冲锋力量后,所有的雕翎剑全部都纷纷的掉落下来,刺入地面中,顿时那片范围的战场布满了一把把刺入地面的剑刃,看起来十分的冷酷刚毅,而降落在树枝上面的陆非善一看到风?那个架势,立刻警醒的喊道“小七小四小心,这家伙要开圣域战场了。”

话音刚落,风?将雕翎剑狠狠的刺入大地之中。

“嘭………………”一股恐怖的金色剑光染指了一千米的范围。

公孙祈低下头看着脚下的剑光感觉没事呀,而前方的冥蛇在鬼刺的进攻下也缓过来一口气,一声尖啸后,只看到那些蛇发全部都变成变大,像是群蛇出洞般的朝着公孙祈霸道的飞舞过来,公孙家族的两兄妹彼此对视了一眼,堕天七杀刃与鬼手疯狂的砍杀中,一个个的蛇头纷纷从蛇发上面掉落。

最耀眼的莫过于风?,他是真的着急了。

“圣域战场开天使圣剑超奥义锋烁的剑冢。”

手中的雕翎剑带着一声雕鸣霸道的冲向天空中,十字剑柄上面的光之羽翼瞬间变大了十几倍,缓缓的扇动之下掉落下来一片片晶莹剔透的白色羽毛,悬浮在天空中的雕翎剑确实像是天使圣剑般,下一刻剑刃“叮咛”的响了一声之后,雕翎剑在天空中“嗖嗖嗖”的急速转动起来。

“锋烁的剑冢?o双屠戮风暴。”

“刷刷刷刷…”自雕翎剑为主体,无数的剑刃从其剑刃中密密麻麻的朝着四面八方连续不断的飞舞出去,群体的杀伤力相当的惊人,公孙家族那些进攻蛟刺蟒的战士们还没反应过来,“擦擦擦…”一把把的剑刃将他们的身体穿透,贯穿力量极其的彪悍,将人瞬间致死不留一口气,而公孙臣和公孙祈也是舞动堕天刃与鬼爪,将飞舞过来的雕翎剑不断的击飞,“当当当”这些剑刃同样也不是幻影,而是真剑,这让公孙臣非常的惊讶,风?是怎样做到的?不愧是被称之为总剑司令的男人。

乱舞的剑刃之中冥蛇也在不断的躲避,身体被飞舞的剑刃频频的闪耀破口大骂,神皇凯则是抱着雷禅朝着边缘地带尽量撤退,他有些无语,风?的招式不看自己人的。

“擦擦擦…”饶是七把堕天刃也无法抵御一秒钟上百个剑刃的乱舞,公孙臣很快挂彩。

痛的一声惊呼后旁边的公孙祈大腿被两把飞舞的剑刃顿时贯穿,疼的她直接尖叫一声。

“咚咚咚咚咚…”整片剑冢战场的雪地更是被剑刃的冲刺撕裂的千疮百孔,积雪乱舞中,地面上刺入的雕翎剑越来越多,估计已经有5000+把左右,全部都闪耀着锋冷的光芒插在地面上,那头蛟刺蟒没有死亡在枪火下面,身体上面估计有上百把雕翎剑的贯穿,死掉的时候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呐喊。

“我的妈呀…”公孙臣掩护着公孙臣,看着蛟刺蟒的蛟龙的鳞片都被打的稀巴烂,可想而知剑刃的冲刺有多么的锋利。

“咚咚咚…”那些飞舞的剑刃不断的刺入地面、插在树木上或穿透树木。

“擦擦擦…”,终于,在这样的战场中连陆非善的感知系域气都有些麻烦,剑刃简直太多了,他的手腕上面被剑刃撕裂出一道道的口子,就在他们都有些无法坚持的时候,天空中的天使圣剑突然停止了旋转,乱舞的剑刃顿时停止了下来,而此时此刻,地面上一共有7777把雕翎剑。

风?身后的天使翅膀绽放,他腾飞到天空中握住了天使圣剑。

“集合总剑司令的紧急指令。”

随着天使圣剑剑柄上面双翅的升腾,地面上的7777把雕翎剑全部都消失不见,包括公孙祈大腿里面的剑刃,原本插在地上密密麻麻的剑刃全部都在一瞬间消散,这让陆非善的心头顿时升腾起来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哼哼哼”风?的眼神中闪耀着恐怖的凶光“他妈得,竟然敢让我这么费工夫,死吧。”

“锋烁的剑冢剑之辉煌天使的挽歌颂唱。”

只看到风?握着天使圣剑猛然的举向天空中,这个时候镜头要切换成慢动作,只看到天使圣剑里面,7777把雕翎剑在一瞬间变成剑光全部都爆发出来,随后剑光变成了剑刃,是的,就是一眨眼的时间,7777把雕翎剑同时覆盖了范围一千米的距离,直接在瞬间爆发出恐怖无敌的杀伤力。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7777把雕翎剑眨眼之间朝着整片战场飞舞过去。

反映过来的神皇凯将雷禅直接丢弃掉转身想要逃跑的时候,身体被剑刃“擦擦擦”的穿透,而地上的雷禅脑袋里面还插着一根箭矢,身体在瞬间被雕翎剑贯穿,直接死亡;冥蛇一个转身朝着挖开地面想要钻进去避难,身后的蛇尾上面“砰砰砰”的被雕翎剑贯穿,疼的冥蛇一边骂娘一边挖洞,而公孙臣公孙祈两兄妹更是难以招架。

五根鬼爪和七把堕天刃将两兄妹彻彻底底的保护住,但是瞬间的剑刃爆发太强,鬼爪被推开、堕天刃被轰飞,公孙祈的双腿上面立刻就被剑刃贯穿,鲜血不断的溅洒出来,公孙臣转过身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妹妹,自己也是双腿和后背插满了剑刃,眼看着命悬一线的时候,几秒前就移动过来的陆非善伸出手。

在剑刃彻底爆发的瞬间,陆非善猛然的闭上眼睛

“天生感知系域气奥义幻影空间步。”

他的身体在0几秒的时候就带着残影在飞速的移动,剑刃从天爆炸的时候,他躲避着一把把的剑刃,幸好赶到公孙臣身边的时候他们还没有收到致命伤害,伸出手将他们的身体拖过来。

“咚咚咚咚咚咚!!!!!!”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一瞬间爆发的雕翎剑全部都刺入地面中,整个剑冢的战场剑光闪耀,疯狂颤抖中,陆非善快速的将公孙臣身体上面的剑刃拔掉,抱着伤痕累累的公孙祈对着她一声怒吼“小七开路。”,公孙祈虽然双腿全部都是剑刃,但是还是操控着鬼爪,五根鬼爪“嘭”的一声撞击在圣域战场的边缘,轰碎出不断缩小的洞口中,陆非善抱着公孙祈、拖着公孙臣,在洞口即将关闭的瞬间从里面钻出来,然后隐藏着进入茫茫的雪林里面。

风?站在剑冢之中,长发飞舞,握着天使圣剑像是屠杀的尊者。

接着他疯狂的破口大骂“操,那是什么玩意儿竟然能够破开圣域战场打开缝隙,一个都没留住,他妈得,雷禅,你怎么样?”,他怎么样?他早就在不久之前被你的剑刃穿透一命呜呼了,风?还在四处的寻找着雷禅“你在哪儿给我吱个声,别给我老子装死,赶紧追,还来得及。”

可怜的雷禅倒在积雪里面身体还插着剑刃。

神皇凯在旁边身体里面还插着剑刃,全身都在虚弱的颤抖着说道“哥,快点关了剑冢吧。”

陆非善带着公孙臣奔腾的飞起,公孙祈有鬼手能够治疗自己,但是公孙臣没有,刚刚那个家伙,血榜的十号果然厉害,果然名不虚传,陆非善暗自赞叹着,冢虎的排名居然比风?还要高,看来冢虎他也不是泛泛之辈,这场跟血榜之间的硬战必须还要有强力的支援才行,希望天哥不久之前说的支援已经到达了。

布丹王国入境处,梳着大背头的养天生手中拿着一叠护照,正在百无聊赖的等待着检查。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公孙狱渊那里,知道是替天的人到来后,直接通过放行。

走出机场后的养天生感叹着看着这座血城“与血榜的交锋就在这里展开吗?”

“既在这里展开,也在这里落幕。”,张命寒面无表情的说道“赶紧联系公孙家族吧,尽快跟武士他们汇合。”

百度